上海试点“长护险”的优势和“初步设想”的改进
发布人:秦茗  发布时间:2017-04-13   浏览次数:15


    根据中央关于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精神,经上海市第14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批准,并在上海市“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要在上海加快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同时,国家人社部研究制定的《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中,也已把上海作为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试点城市之一。

应该说,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是国家应对深度老龄化的重大制度安排,是完善我国社会保障体系的重大举措。同时,也是为了解决目前“医保”不能解决的长期照护问题。“长护险”的建立,可以极大缓解健康养老的矛盾,减轻医疗保险目前难以承受的负担,满足社会不断增长的照护需求,还能促进养老服务业的快速发展。

    基于上海在“十二五”期间高度重视养老事业发展的丰硕成果,以及上海在贯彻中央精神上比较坚决,改革思路比较前沿,对“长护险”的前期研究和积累又比较充分,所以上海试点“长护险”,具有较好的基础,显现出一些特别的优势:


    (一)老年照护统一需求评估制度初步建立

    2014年上海率先建立了“老年照护统一需求评估制度”,打破了原由民政、卫生、医保三套评估标准形成的条线分割。通过评估老年人身体状况,并根据评估结果提供相应的服务。该制度从20166月起,已在试点基础上在全市推开。

  

    (二)老年照护的服务供给体系初具规模

    上海已基本建立起涵盖社区居家生活照料、医疗护理、机构护理、以及护理院护理服务等长期护理服务体系。目前,上海已有养老机构699家、日间服务机构442家,居家养老服务中心163家、社区养老服务社202家、老年医疗机构(独立老年护理院、老年医院)28所,独立老年护理床位6645张等等。

  

    (三)老年照护相关支付渠道不断扩大

    除了将居家养老服务补贴纳入财政预算外(2004年),2013年起又依托医保制度,启动了高龄老人护理保障计划,试行高龄老人居家医疗护理费用的医保支付政策,并逐步扩大覆盖范围,提高支付标准。

  

    (四)医疗保险基金现状较为宽松

    在医保全覆盖和城乡统筹力度加大的基础上,上海医疗保险基金筹资规模有所扩大,统筹账户和个人账户都有一定结余,这也为“长护险”的推出,提供了筹资空间。

  

    上海建立“长护险”的准备工作,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特别在“长护险”的方案设计,以及资金测算,管理办法和配套制度的制定等方面,都有一定进展。但从目前的发展来看,其初步设想中,改善的余地还是很大的,尤其在以下几个方面更需重视改进:


    (一)在指导思想上要树立起长远观点,不图一时之快,重在牢固制度根基

    建立一个新制度,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特别是象“长护险”这样一个耗资巨大的新险,如果只想东挪西补,尽量不发生新的筹资,那么这个新制度,很可能是一时的产物,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从长远来看,还会带来难以克服的隐患。

  

    (二)现在的总体框架设想有些先天不足

    目前的总体框架设想包括两大部分,一是社会保险性质的“长护险”,二是商业保险性质的“补充险”。按照设想,对于符合条件的老人,先由“长护险”根据评估等级,支付基本的护理费用,再由商业性的“补充险”,根据缴费叠加支付额外的护理费用。

    这种安排的最大悬念是商业性“补充险”的资金来源,是否与“长护险”同一来源?“长护险”基金能否长期承受两方面支出?如不是,是由个人来投保,那么这第二层次则显然很难在短期内成立。

我并不否认商业性“补充险”存在的意义,但总框架中缺少了另一个更重要的“护理救助”层次,应是很大问题,此处“护理救助”的功能,主要是对支出困难者实施保险费减免和受益服务自负部分的救助,应是“长护险”不可忽缺的左右手。因此,如果保留前述两个层次设想的话,总体框架应由“长护险”本身,再加上“护理救助”和商业性“补充险”三个部分组成。

  

    (三)筹资上缺少长远战略考虑

    按照设想,新的“长护险”只对退休前的所有人员征收护理保险费,但不是真征收,而是从医保转移,并且退休后就不再征收。这种安排社会震动小,新险推行阻力亦小。但是,仅靠医保基金转移,又能维持多久?财政负担只能与日俱增。

    根据设想安排,“长护险”的适用对象是老人,这没错,但作为社会保险,特别是新险种,不对保险主要受益人的老人征收保险费,似乎不妥。政府似乎处于两难境地,但社会保险一些基本原则是不能违背的。现在不征收,如果以后要征收,难度就更大了。筹资问题上要有战略考虑,通过精算留出余地才对。


    (四)新险种推出还没有强大的立法做后盾

    一般来说,推出新险种,都应先期立法,在我国这个问题是老问题。推出“长护险”同样处于无立法保障的境地。现在只有“十三五”规划可作推出“长护险”的依据,其他就没了,很是单薄,期望即使是政府行政条例也应及时跟上。从全国层面上来说,“长护险”的出现,也使原有的《社会保险法》必须修订,两者同步可能是奢望,但尽快进行修订是极其必要的。

  

  

  

   

作者简介:

郭士征,上海财经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