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重视对人生最后阶段的养老模式的研究
发布人:秦茗  发布时间:2017-04-13   浏览次数:14


我国目前的人口年龄结构正呈现出快速老化的态势,我国已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从上海的情况来看,人口老龄化的情况相对于全国来说是先行一步。以户籍人口的情况来看,上海人口老龄化比其他省市更为严重,因此,退休老人如何养老越来越受到社会各个方面的重视。

现在大家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我国老年人应该以居家养老为主,适当辅之以社区养老和机构养老。不过现在人们还是一般性地讨论退休老人的养老模式问题。笔者认为,老人养老模式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有老人的经济条件,身体健康状况,以及老人有无子女和子女对老人赡养情况等。虽然从整个老年人群来说,居家养老的比例是很高的,但对于走向生命终点的最后阶段的那部分老人来说,仍然居家的比例应该不会很高,或者说,对这部分老年人来说,“居家养老”并不一定合适。为了把上海老人的养老模式细化落实,我们应当专门把进入人生最后阶段的那部分老人的情况统计出来,针对这部分老人的实际情况,制定出相应的养老模式与措施。

人们从退休之时起,到走完人生最后一段路程,老人们大体可以分为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是刚退休不久,他们此时身体健康状况仍然良好,这部分人从原单位退休下来后闲不住,他们仍然“老有所为”,在发挥“余热”。如仍然在找一些适合自己的工作岗位去上班赚钱,改善自己养老的经济条件。有些则帮自己的子女做家务,帮着带孙儿孙女。当然,也有些老人退休后没有就业,也没有帮儿女照看孙辈,他们注重享受自己晚年的时光,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如养宠物、种花草,或培养自己的旅游、摄影爱好,并与自己兴趣相近的老人相互交流,倒也自得其乐。近年来退休人员热衷于在微信上建群,与自己曾经的同学、同事互通信息,不时相聚叙旧,笑谈以往的学习、生活故事,回忆几十年的人生经历,,畅谈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深感要珍惜当前的幸福时光,大家重视保健、养生,希望健康、长寿。目前我国各地街头广场盛行的“广场舞”,就反映了退休老人锻炼身体,乐观养老的心态。

随着老人年龄不断增长,他们的活动能力会逐步减退下降。他们会渐渐地从社会交往圈子里退出,更多地回到自己的家和居住的小区,他们不再作远距离的旅游,儿孙辈定期上门看望,是他们最期盼也是最幸福的时候。当然,他们在小区散步时遇到老邻居彼此交谈几句也会使他们感到心情愉快。到这时候,他们不但不能帮子女做家务事了,反倒是需要儿孙来帮他们做些家务事了,或者需要雇保姆来做家务事了。

这部分老人通常比较高寿,活到八、九十岁不稀奇,甚至活到一百多岁也有可能。虽然人到垂暮之时疾病是少不了的,但不少高寿老人到达生命终点的方式比较起来痛苦较少,很可能是突发心脑血管疾病几天后去世,甚至有可能在睡着时心血管疾病发作突然去世,以至于人们习惯上称这些高寿老人“无疾而终”。

第二种情况是刚进入退休队伍时身体不错,,与第一种情况的老人差不多,但在六、七十岁时开始疾病缠身,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半身不遂、老年痴呆或者癌症开始缠上这些老人。他们在晚年要和这些疾病搏斗,其时间有长有短。这些人中的大部分要和疾病搏斗十年以上甚至二、三十年。这部分老人就其寿命而言,也许会达到社会平均水平,但他们晚年的活动能力不能和第一种情况的老人相比。他们比较少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倒是比较多地与医院打交道,他们能给予子女做家务的时间很短,但需要子女来照顾自己的时间很长。随着他们病程的发展,他们的生活质量是逐步下降的。

第三种情况是刚进入老年人队伍时就已经是残疾人,如中风半身不遂,或股骨坏死,不能站立,只能坐在轮椅上,或者患了老年痴呆症或精神上的其他疾病,他们是失能失智,生活没法自理的一个群体,他们从进入老年阶段开始就需要家人老照料看护,或者由社会来给予救助。

从以上三种情况来看,第一种情况是最理想的,也是大多数老人所希望的。但人生过程中不可预料的因素很多,谁属于第一种,谁属于第二种或第三种,都不随自己的主观意愿而定。但从社会学的角度,我们可以通过社会调查统计的方法,用一句时髦的话,通过大数据分析的方法可以确定社会上这三种老人的比例。而且,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这三种老人的比例是随时期而变化的。、

我们从上面三种老人的情况分析可以看出,第一种和第二种老人在退休后的一段时间里,“居家养老”应该是他们的最佳选择。不过,他们需要子女帮助的时期是有差异的。第二种老人进入老年后需要子女照料自己的时间远比自己所能给予子女帮助的时间长。第一种老人退休后能给子女帮助或独立生活的时期很长,需要别人帮助的时间相对较短。第三种老人从进入老年开始(严格来说是从失能失智开始)就需要家人的照料。不管怎样,三种老人在其生命最后阶段,都是需要有人专门护理照料的。

根据这样的分析,人生最后阶段的老人能否居家养老,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当他部分失能时能否得到其子女或其他家庭亲属的照料帮助。如果没有子女或亲属在身旁,则取决于社区能否提供相应的照料与服务。从社会实际情况来看,相当一部分处失能失智的老年人,即使有子女和亲属在旁,其子女和亲属也倾向于把老人送到专门的养老机构去。

考虑到目前进入退休老年人队伍的人主要是出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的人。当时我国没有搞计划生育,大多数家庭是多子女的,因而他们的父母如果还健在的话,该是属于前面所说的第一种老人,他们高寿且能得到刚退休不久的子女的照料,他们有较高比率选择与家人同住,对他们来说居家养老问题不大。问题是第二种老人在患病失能时,他们的子女可能还在工作,他们照料患病失能的父母能力有限,虽然社区能提供一定的医疗与家政服务,但其子女只要经济条件允许,可能会选择把父母送到专门的养老机构去养老。第三种老人则从他们进入老年阶段起,(严格说,从他们失能失智时开始)就应该有比较多的社会救助。而且,这种老人的大部分比较适合机构养老,由专门的养老机构给他们予全护理可能比居家养老要更好一些。

上世纪50年代、60年出生的那代人基本上是实行“只生一个”计划生育政策的。现在他们已经或开始退休,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还没有到人生最后阶段,并不需要别人帮助。不过,由于自然规律的作用,这部分当今的“少壮派老人”总有一天也会走到人生最后那段路程。对他们来说,那时候是不大可能享受他们父母辈所能享受到的几个子女轮流来家探视帮助的待遇了。因为他们只有一个孩子,很可能孩子不在自己居住的城市工作,即使在同一个城市居住,其子女结婚后面对的是双方四位老人,他们能给予老年父母的帮助,必然有限,更不说当今的“少壮派”老人的子女实行的计划生育政策已调整为“一对夫妇生两个小孩”,其子女自己小家庭的事情就够他们忙的了,他们照料垂暮老人的能力不容乐观。因此,目前制定的居家养老比例在十年、二十年以后,应该根据社会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及社会经济发展的情况来进行调整了。

人的衰老过程是不可抗拒的,尽管由于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营养医疗条件的改善,人们的健康状况不断改善,人口的平均寿命不断提高,但人们总有一天会走到生命的尽头。就人生最后一个阶段的养老模式而言,上述第一种老人是适合“居家养老”的,而第二种与第三种老人在失能失智之后,“居家养老”模式并不是最佳的。为了把上海养老问题落到实处,笔者建议上海人口统计机构应该对上海的老人进行全面的统计分类,除了把完全失能失智的老人统计出来外,还需要把生活能自理与基本能自理的比例统计出来。并对各类老年人的收入水平是多少?有子女同住或就近居住可以随时过来帮助的比例是多少?等等。把这些数据统计出来,并且根据人口发展的趋势,预测出未来各年份的老年人状况,这就可以为我们应该建立多少社区服务设施及养老机构提供可靠的决策依据。

  

  


  

作者简介:

郭羽诞,上海财经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退休)